仓鼠w

QQ;2767479266
QQID;格子时光

设定奇葩,毫无文采
欢迎揪虫

卿晨怀里抱着黑色的文件夹,站在泷钥的办公室门口,脸上烧烧的听着透过隔音门板传来的奇怪声音。
泷钥……又在做那种事情。
卿晨很想打断里面的两人,他的手抬起又放下……
算了……泷钥他一向明白事理,不会做有损公司名誉的事情。
而自己却只是个经纪人。
卿晨心里闷闷的,星眸暗了下来,自己那种龌蹉的心思,怎么能够玷污泷钥……
声音渐渐平息了,又过了好一阵子,卿晨才吸了吸泛红的鼻子。整理好手工制的精美西装,持上精英惯有的表情,屈指敲了敲门。
“卿晨。”
“进。”一番云雨后男子的声音透露着几丝沙哑,高贵而慵懒,悦耳至极。
卿晨进到屋内,不适应的闻着情欲的味道,眉头微蹙。
“泷钥,下午有个通告,你……”
“不去!”泷钥一见到卿晨这副嫌弃且公事公办的表情,怒火顿时上了脸。
“我需要假期,卿晨,你别把我当成赚钱工具。”
卿晨大惊,急忙想要上前解释,却又被泷钥打断“好了,你坐吧。”
卿晨无奈的揉了揉眉心,小心翼翼的拿开沙发上面的女人贴身衣物,红了脸坐下。
“这么羞涩?”泷钥一把搂过身边全裸的女人,卿晨刚刚进来时带来的湿冷空气让她一阵瑟缩,很快,一张羊毛毯裹住了她。
女子知道泷钥这是有正事要谈,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替他整理衣物,裹着毯子下去了。
泷钥则继续刚刚的调侃“小晨晨,你不会还是个处吧。”余光扫视到卿晨愈发红润的耳垂,泷钥长腿一搭,俊脸凑到卿晨面前直视面庞,继而贴近耳边轻轻呵气“你不会…喜欢男人吧。”
“胡说什么?”心思被暗恋之人戳穿,卿晨的面颊更红了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“你怎么?”泷钥眸里带有几分狡黠之意,右臂乐呵呵搭上了他的肩膀“难道你不行?”
“要不……让我来?”
“好了!”卿晨一把推开逐渐欺压而上的人“通告你到底接不接?”
“接啊,当然接。”泷钥眸底笑意不减,替自己换上一杯咖啡,又替卿晨续上一杯清茶。
卿晨并不知道,一旁支腮笑吟吟看他的人的心思:终于试探出来了呢,小晨晨对自己似乎不是完全没感觉呢…真好。
“那个是古装广告,要吊威亚的,还有你记得多带一些护肤品。”卿晨扔下手中文件丢下话转身离开。
室内,泷钥摸着下巴在房中踱步思考,片刻后拿起那个剧本翻看两眼,掏出手机打通电话“计划进行。”
“是,老大。不过我帮你追到小晨晨,你也得给我讨个媳妇。”电话另一边的人异常兴奋。
“说好了的。”
……
下午拍摄现场,泷钥已经吊上了威亚,卿晨在下紧张的注视他演那公子举世无双。
“你,并非凡人。”对手戏进行的火热。
“呵,那……”还未等这一句台词说完。麻绳从中间骤然断裂!泷钥在一片惊呼声中掉落下来。
卿晨面色霎时惨白失去血色,他想要伸手接住泷钥却是来迟,看着那人在一片鲜血中被送进了救护车。
“泷钥……。”

医院病房中,泷钥头部缠着绷带,正躺在床上摆弄手机,见到一个相同蜡像被移了进去,立刻装死。
卿晨入内,手里是一捧淡色雏菊,蜂拥而至的记者被他堵在门外。
他跪在了泷钥面前哀泣,表达自己的心意。
“泷钥……你醒醒好不好,求你了。”
“都是我不好。我不该让你拍这个广告。”
“泷钥……你回来,以后我再也不逼你了……”
“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“那如果泷钥让你和他在一起呢?”
“我愿意。”
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泷钥拉开盖在头顶的白色棉被,支起上身搂住身边的人,附唇深吻怀中人
“笨蛋。”
END



设定奇葩,毫无文采
欢迎揪虫

枪尖点地,一脚蹬在地面在墙面借力轻巧翻上屋顶。借着微弱月光 眼眸微眯扫视着视线之内的隐匿点最终停留在拐角处 。

微俯下身体向人的视线死角移动,跃下屋檐闪身躲进阴影里抽出长枪 ,枪起,血溅。血液顺着枪缘的血槽流下。

头上虎耳微不可闻的抖动了一下。面上不动声色,心中默数十息后猛然向后撤出一步,避过偷袭后仰头冲来人勾唇,长枪在月光照射下泛着淡银光芒,脚尖点地跃起,长枪自空中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,刺下。

收枪,将枪刃上的血迹摸尽,把凌乱衣衫理理。静静看着月色彻底埋没的夜空

“所谓正义。不过是胜利的又一个别称而已……”

悠哉漫步在路上,兜中电话不断响动。摸出电话嘴角上扬沾染几分张扬笑意 。

“嗯?我回来了。” 

回到家中懒散瘫倒在柔软沙发上外套半搭在身上露出白皙肩头  支颚侧躺着眯眸瞧着身旁脸颊泛红的恋人

“想我了?马上就满足你。”

设定奇葩,毫无文采
欢迎揪虫
配图源于百度,侵删

十六岁的少女眉眼精致,却是一脸的嫌弃,“小妖,你我忒弱了。”
“再不努力修炼,本小姐就打折你的本体。”
“是…是…主人。”桃树下的女孩哆哆嗦嗦的抱着膝,一双雾粉色的眸子盈满泪水。
“小姐。”管家在一旁恭敬的提醒,“君少爷来了。”
“哦?君哥哥来了。”少女将长鞭别至腰间,阴阳道袍随风飞扬,“我去找君哥哥。”语气里尽是急迫。
桃花妖看着小主人远去,委屈的吸了吸鼻子,却惹来一顿鞭子,“别以为小姐宠着你,你就能怎样!”
管家阴阳怪气的说着。
“左右不过一只下贱的小妖。”
一枚丹药入口,伤痕没了,换来的却是几倍的疼痛。
小妖努力的汲取着灵气,想着虽然经常放下狠话,却一心维护她的小主人。
只要…只要陪在她身边就好。
大小姐十八岁的成人礼上,君家少爷提了亲,她却死活不肯接受,父母劝她,“那可是第一世家啊,可保我云家一世富贵。”
“你若是嫁过去就是少夫人,不会亏待你。”
少女以绝食做着最后的抵抗,只有小妖陪着她。
“小主人为何不答应?”桃花妖看着日渐消瘦的少女,心如刀割。
“君家…不是很好吗?”
女孩倚在椅子上,眼里有几分说不明的意味“我若嫁了,你不会难过吗。”
桃花妖胸口一闷如是说到,“小妖只知道这样对小主人最好。”
一顿,她又说“小主人好,小妖便好。”
女孩一愣,眼中再也没了那些日子的锋芒。
“如果这是你所想,我屡如你所愿。”
“不过…”,女孩一把搂过小妖,闻着她身上清香的味道,惨然一笑。
“我们先来实践一下,什么叫做‘洞房’。”
“主人不要…我不配…”小妖努力想要挣开女孩的束缚,眼里染上失措。
女孩使力将她往床上一按,熄了灯火,胡乱扯下锦袍,吻了上去。
“本小姐说你配你就配。”
——
整整又三日。
女孩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面无表情却是答应了出嫁,而君家早已准备好一切,约定第二日前来迎亲。
小妖躲在屏风后面默默流泪。
“主人……”
十里红妆,送卿出嫁,红绸飘飞的吉日,女孩坐在车里,如同行尸走肉。
半路来接,却不是红袍公子,而是黑衣杀手。
“君家家主下的杀令。”为首的冷笑,“云家都得死。”
“云小姐,看吧。”呈在女孩面前的是云家上下几十口的头颅。
“不可能!”少女尖叫“云家有护族法阵,你们根本进不去!”
“呵……”君家公子一身蓝色锦衣,搂抱着一位女娇娥从轿子上缓缓走出。
“吴管家,告诉你小姐,为什么杀手会进去?”
“管家…?”少女不敢置信。“为什么?”
吴管家咬牙,“小姐,我爱你啊,既然因为身份差别也就罢了,为什么你连一个卑贱的小妖都会爱?”
“就是不爱我……”
“我得不到你,别人也休想!”
他咽了咽口水,又道,“更何况,阴阳世家,只能有一个。”
女孩看着亲人的头颅惨笑,袖中飞出一根长鞭,管家睁着双眼不可置信的缓缓倒下。
君家少爷却突然笑了起来,“云小姐怕是不知道,你的贴身侍女莲儿也是本少的人。”
空中传来异香,女孩只感到四肢无力,她坐在马车上,双颊泛红,“禽兽!”
“哎呀,你本来就是本少的未婚妻,下这媚骨香,也不过是‘情趣’罢了。”
君家少爷一改之前的温润模样。邪笑着走了上来。
“不愧是第一美人儿啊。”
“滚开!”,身边飞舞桃花花瓣的少女落下,浅粉灵力瞬间掀飞了众人。
几番攻击下来,众人已然成为肉泥。
“小妖…你…”,女孩看着刚强的桃花妖,湿了眼眶。
“谢谢你。”
桃花妖面色微红,急忙把解药拿出递给女孩,却不想被少女按住,“你…可愿做本小姐的解药?”
桃花妖羞涩的点了点头,眼里泛上泪光,“小姐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——
女孩再次睁眼,已经在云家大院里,身下是柔软的床铺,身边事父母和忠心的奴仆。
女孩一愣,问道,“桃花妖呢?”
父母不明所以反问,“什么桃花妖?我们阴阳第一世家哪里会有妖怪?”
阴阳第一世家?那不是君家吗?
女孩急忙下了床,不顾仆人的阻拦和母亲的劝阻,来到了院子里。
却只见,桃木已枯,女孩放声大哭,眼泪入土,桃树变成了一枚桃核。
上面刻着,一叶落,一花生。一世荒唐,一世卑贱。
向来情深,奈何缘浅。
END